新闻动态

公司新闻
六专家谈“十四五”规划纲要中的通信机会
时间:2021-03-22
91

转自:通信产业网

3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决议》。“十四五”规划的正式发布为通信建设指明了方向和蓝图。

“十四五”期间通信产业会有哪些改变和机遇?“建构通信底层技术并且获取专利,是重要性等同于基站建设、光缆铺设一样的‘基础设施建设’”“重点发展下一代芯片技术,打破人家的卡脖子”“找准定位,实现从传统的网络建设者和运营者向价值链更高的网络内容侧和应用侧的转型”……《通信产业报》全媒体记者通过采访业内六位专家来寻找答案。

微信图片_20210319173640.jpg

国家知识产权局王雷:“十四五”是奠定6G技术最关键时期

在“十四五”规划中的“确保国家经济安全”、“统筹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实施乡村建设行动”等多项内容中提及通信,还提出了“加快第五代移动通信、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等建设” 的具体要求。

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王雷在接受《通信产业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指出:通信产业对于我国不仅仅是一个行业产业,更是我国高科技发展和自主创新的代表。2020年,中国华为以5464件已公布国际专利申请量连续第四年成为国际专利体系最大的申请人。持续多年我国专利申请排名前列的企业都是通信特别是手机厂家,通信企业取得这样的成绩来自于中国通信人的辛勤耕耘,来之不易。

纵观我国通信技术创新的发展历程,在1997年以前我国通信专利申请量并不高,早期我国专利申请最多的领域是中药。从1997年申请获得3G国际通信标准TD-SCDMA标准框架重要专利开始,我国通信产业的自主创新开始加速发展。

2009年发放3G牌照,2013年发放4G牌照, 2019年发放5G牌照。12年间我国通信产业经历了从3G到5G的跨越式发展。在取得巨大成绩的同时,我们还要客观的看到通信科技自主创新需要着力发展的方向,当前5G发移动终端的手机还大量依赖于国外厂商的基带芯片。我国通信企业的专利申请不断增长,目前已经基本保障了不因为专利诉讼导致退出市场。但要真正实现“自主可控”的目标,还需要加大研发力度,开拓创新。

同时,“十四五”期间在大力发展5G产业时,也需要认识到,“十四五”期间是预计2030年商用的6G通信奠定技术架构和底层基础专利形成的最关键时期。建构通信底层技术并且获取专利,是重要性等同于基站建设、光缆铺设一样的“基础设施建设”。这决定着我国通信产业在未来能否站在通信产业链的高端,能否实现产业链优化升级的关键。这个问题要及早重视、及早着手、及早作好。

通信资深专家李进良:补齐短板,解决“卡脖子”难题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正式发布,明确了未来五年和十五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和路径。其中通信产业网络建设和远景目标规划了宏伟蓝图。作为最早参与电子工业和信息通信产业的老兵,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七研究所教授级高工李进良对《通信产业网报》全媒体记者表达了他为祖国灿烂的前景欢欣鼓舞,期望业界砥砺奋进开拓新局的心情。

纲要提出:统筹推进传统基础设施和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打造系统完备、高效实用、智能绿色、安全可靠的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李进良表示,他理解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当前就是要集中力量加快5G网络规模化部署,推广升级千兆光纤网络。只有适当超前把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好了,才能应用先进的5G于垂直行业,加快交通、能源、市政等传统基础设施数字化改造。有人认为:“现有5G技术很不成熟、几千亿级的投资已经布下去,运营成本极高、找不到应用场景,今后消化成本是难题。”在李进良看来,仅从2000年5G应用于电网、机场、码头、物流园区、无人驾驶、智慧城市等实例来看都大大提高了智能化水平,获得了显著效益,只要主管部门因势利导积极组织5G应用推广到全国各行各业,这样消化5G数千亿级的投资成本就不是难题。

最近美国智库提出了应对中国科技竞争的战略,要重点发展下一代芯片卡脖子技术。无论谁当美国总统,科技无疑是影响中美博弈的最重要战略力量之一。因此,中国要直面美国的种种限制措施,就必须在“十四五”通信产业规划中重点补短板,打破人家的卡脖子。

北京邮电大学葛颀:5G SA网络将持续发挥重要作用

“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了要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的任务。这为通信业释放了强大的政策动力和监管红利,中国数字化的高铁在“十四五”开局之年已经全速开启。

北京邮电大学经管学院兼职教授、前中国移动和GSMA高管葛颀表示,中国三大运营商开通的全球最大规模、最新国际标准R16版本的5G SA网络,面向个人客户、行业客户和政府客户提供带宽、时延、安全、速率、海量接入等移动生产力性能,为网络强国、数字中国和智慧社会打造了最泛在的社会基础设施平台。

国家的基础设施完善程度,是其经济长期持续稳定发展的重要基础。从全球看,通用技术的应用水平代表着国家的总体实力。应用的程度越高,对社会的总体溢出效应就越大。但通用技术对产业链上下游成熟度依赖程度高、对总体采购和运营成本高度敏感;很难直接使用,需要与第三方设备和客户场景进行深度集成、并在应用的过程中持续适配优化,与专用技术的应用相比入门难、规模化更难、盈亏平衡时间更长,需要“超前效应”和“乘数效应”以核心,以长期主义为导向做好网络建设和应用推广工作。

在今后较长的一段时间里,5G SA网络将保持适度的引导型发展模式,以“超前效应”赋能和引领第三、第二和第一产业转型升级。2021年工信部计划在全国新建5G基站超过60万座,由130万座5G基站和近600万座4G基站共同组成的全球最大宽带无线网络将将成为中国经济的最强发动机,并带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全球市场加速迈向第四次工业革命。

通用技术之所有能够带来强大的外溢效应,是源于其特有的“乘数效用”。通用技术的投资能创造数倍甚至数十倍于投资额的社会总需求和国民收入。2021年各级地方政府和国资委将有望发挥更加突出的主体作用,通过政府采购、税收优惠和绩效考核等“有形的手”,引领央企、地方国企等经济主体和机构主动加5G,不断拓展5G SA网络的新应用,助力数字化转型市场“无形的手”尽快成长。

5G SA应用场景拓展既可以依靠运营商的直接投资,还可以依靠来自政府和社会的外部投资和资源等价物,从而提升投资强度做大基数,进一步放大乘数效应。

“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更为5G开拓了全新的发展方向。2021年工信部将深化“5G+工业互联网”512工程,聚焦10个重点行业,形成20大典型工业应用场景。5G SA网络也将在自身的绿色减排和提升工业制造的能耗效率方面持续发挥重要作用。

南京邮电大学王春晖:“双轮驱动,一体两翼”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

在“十四五”规划中第五篇第十五章“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中指出,充分发挥海量数据和丰富应用场景优势,促进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赋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壮大经济发展新引擎。

南京邮电大学教授王春晖向《通信产业报》全媒体记者表示,规划中的“促进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是原来我们所说的“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相融合概念的颠覆性改变。

因为数字经济本身是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它本身属于经济范畴,“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并不是一种融合关系。所以说只有“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相融合才能赋能实体经济的发展和转型。

数字经济主要分两类,一类是数字产业化,指数字技术本身带来的产品和服务,比如电子信息制造、基础信息通信软件服务等。规划在“加快推动数字产业化”中指出,构建基于5G的应用场景和产业生态,在智能交通、智慧物流、智慧能源、智慧医疗等重点领域开展试点示范。

另一类产业数字化,已有的产业通过与数字技术结合实现转型改造。“十四五”规划指出,实施“上云用数赋智”行动,推动数据赋能全产业链协同转型。在重点行业和区域建设若干国际水准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和数字化转型促进中心。

王春晖表示,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指出,要加快数字化发展,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特别提到了“协同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所以要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一定是双轮驱动,一体两翼,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并行协同发展。这样就能赋能传统产业,特别是赋能我们的制造业转型升级,然后形成更广泛的以数字经济为创新驱动力和实现工具的经济发展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

赛迪智库孙美玉:从传统网络建设者向价值链更高侧转型

赛迪智库无线电管理研究所ICT研究室主任孙美玉在采访中表示,“十四五”期间,作为国家“新基建”重要组成部分,5G、工业互联网等使能技术的行业赋能作用得到高度肯定,重点项目建设将全面提速,规模化部署和行业示范应用将持续深入,通信业将迎来关键原材料、芯片/模组、元器件、终端、设备、内容和应用等各个环节的全面优化和升级。

尤其在全球核心竞争力的争夺中,作为关键领域的通信业,在确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方面迎来新的历史机遇。针对关键原材料、高端芯片/模组、元器件、基础软硬件、开发平台等,将成为“十四五”期间通信业的重点攻坚项目之一,政策支持力度将进一步加大,以全面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竞争力。

针对移动运营服务层面,“十四五”为移动通信运营商实现数字化战略转型提供了关键窗口期,运营商应找准在通信产业价值链上的定位,实现从传统的网络建设者和运营者向价值链更高的网络内容侧和应用侧的转型,积极探索数字服务运营商新角色和新业务。与此同时,5G下游应用也是各国家和地区积极布局的重点领域,国家和产业界各方将强化工业互联网、车联网等与5G技术的融合创新发展,聚焦智能制造、智能交通、智慧物流、智慧能源等重点行业领域,全面深入推进“5G+工业互联网”、“5G+车联网”等场景示范,加速形成5G创新应用生态,推动通信产业融合化、集群化、生态化发展。

野村综研夏宏宇:数字化浪潮下通信行业迎来三突破

近日,国家正式发布”十四五”规划,规划中着重强调要加快建设新型基础设施,推动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野村综研(上海)咨询有限公司通信&ICT部咨询顾问夏宏宇表示,面对“十四五”的数字化浪潮,通信企业将从基础网络提供商向数字生活和数字经济赋能者转变,展望未来,通信行业将迎来三方面新突破。

首先是业务突破。网络设施建设是通信企业的应有之义,而伴随着基础设施的升级和完善,也会为通信企业带来新的模式。5G将为通信个人市场注入新动能,5G多量纲特性将改变4G流量单一计费模式,未来通信企业可以向用户提供定制化多元化的网络服务,也会催生云应用、云终端、数字权益等新业务;而产业数字化带来是一片蓝海市场,依托“大云物移”等新技术,通信企业也有机会从通信连接服务向企业的数字化领域渗透,在数据治理、平台建设乃至企业流程优化方面提供服务。

其次是生态突破。全社会的数字化推进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多方参与,通过生态的合作共创价值和共享价值将成为未来主流。对于通信企业来说,生态合作也是避免管道化、突破行业瓶颈的重要方法。未来在数字化的建设中,通信企业只有通过自身能力沉淀,打造属于自己的生态体系,才能在未来抓住更多机会,获取更多价值。

最后是能力突破。通信企业尤其是运营商这样传统国企在市场化和能力方面尚存在不足,数字化浪潮也是其能力塑造和自身转型的良机。一方面是技术能力培养。加强自研,提升通信核心技术竞争力,借助集成,补齐通用技术上的短板。建设数字化平台,聚合数字化能力;另一方面是体制机制的突破。目前各大运营商都在做网格化改革,前期联通也做了混改的探索,都初具成效,“十四五”期间步子可以迈得更大一点,也是顺应国家推进电信行业市场化改革的要求,真正能够市场化的运作。